新闻详情

孩子一生能不能遇到贵人现在就看得出来


孩子一生能不能遇到贵人现在就看得出来


 能遇贵人的因在有礼貌。遇到了长者,这是缘分。但没有恭敬的心,纵使遇到一大堆人,会不会有贵人相助?不会。很多人说,我这一生就是没有遇到贵人。我们不检讨自己,都是检讨别人,这个时候又折福了,都怪到上天去了,怨天尤人是有罪过的。我记得我到澳洲去学习了半年,刚好认识了一个长者,应该大家都知道,有很多朋友都认识,他叫卢叔叔。我们在一起上课的时候,他刚好坐在我的隔壁,这位长者看起来就好像隔壁家的叔叔一样,很亲切、很随和。我也不知道他的人生经历,至于他的智慧才能,我更看不出来,因为我也没有火眼金睛。就是因为我学了《弟子规》里面提到“事诸父,如事父;事诸兄,如事兄”,学了就要做!从今天以后,所有跟我父母一样年龄的长者,我都应该恭敬。回到寝室里面,我就跟每个长者,问他们哪一年生的。第一位长者姓谭,他大我父亲一岁,我马上跟他说谭伯伯你好。诸位朋友,鞠一个躬能改变一生,你相信吗?当我把这个躬鞠完,抬起头来,这位长辈笑得合不拢嘴,他说飞机飞了上万哩,还收了一个侄子。

我在跟家长交流的时候,我都会跟他说你的孩子现在能不能遇贵人,以后能不能遇贵人,我现在就看出来。家长很现实,刚刚来的时候都无精打采,来交一下差,突然听到可以帮孩子找贵人,每个家长马上眼睛瞪得很大。后来旁边有位长者,他姓吴,我就马上跟他说吴叔叔你好。突然有一位长者走过来,他说我也要当叔叔,就是卢叔叔。你看这个缘怎么来的?这个缘来自我们对长者的恭敬,当你有这

一分恭敬心,长者不等你有没有看懂,创造机会给你,希望你能够跟他结上这个缘,他能成就你的人生。

而为什么这个长者(卢叔叔)他主动过来?就是因为差不多在一个礼拜以前。其实这些长者也很谨慎,他们要帮助教导年轻人,也要看看这个年轻人受不受教,为什么?因为年轻人很凶,假如不受教会跟他结怨,得仔细观察。我们现在教自己的孩子,用上中下哪一等?假如你是用下等,请问你会教出什么孩子来?很多家长说,我也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后有多大成就,他只要不犯法就好。这个孩子一定在那个犯法跟不犯法的边缘摇晃。突然有一天电话响了,你就要到警察局去报到。志向要定高一点,“取法乎上”,儿子再怎么掉,最起码也是中等;“取法乎中,得乎其下”,你一开始就“取法乎下”,那会了无所得。

一些长者是读古圣先贤书的人,假如他的人生智慧随着他埋到黄土去,那是罪过。真的,有读过古书的人都有这个态度,我敢跟诸位保证,我最近几年接触的都是读古书的长辈,我看得一清二楚,包含杨老师。杨老师有十八个甥侄辈,我跟他们也都有认识,他们也对我很照顾。有天有一个姐姐讲了一句话,她说阿姨最疼你。你看这些姐姐讲阿姨最疼我的时候,她嫉不嫉妒?她一点都没有嫉妒,而且这个姐姐是跟杨老师有血缘关系,我是攀上去的。她们看得出来杨老师对我很照顾,但是很少有人能看到问题根源。根源在哪?根源在读古书的人念念想着要把古圣先贤的智慧传下去。


我在经书当中看到一句话,“圣人不耻身之贱,而愧道之不行”。一个读书人不羞耻自己的身分低贱,他羞耻的是圣贤的大道不能在他身上做出来,他羞耻的是社会上的人愈来愈堕落,这是他最羞耻的事情。“不忧命之短”,他不担忧自己的生命是过三十年、五十年,他不在乎,“而忧百姓之穷”。他所担忧的是,老百姓有没有好日子可以过。而所有人民的贫穷,根源不在他没钱,根源在他没有正确的人生态度。一个人懂得孝顺父母,他会贫穷吗?一个人懂得社会栽培了我,我应该回馈社会,他会贫穷吗?这是读书人的态度。

我们现在不能空有一个学历,糟蹋了知识分子这个头衔。知识分子是应该维系整个社会道德的升与降,社会道德沦落了,是我们读书人的责任。韩国前一阵子有一群读儒书的人,到祖宗的灵前忏悔哭泣,他们说韩国的社会风气愈来愈差,这是我们读书人没有做出好的榜样。我看到这个报导非常感动,我也非常佩服,有这样存心的人才是真正的夫子学生,才是真正有骨气的炎黄子孙。

刚好我在澳洲跟卢叔叔曾经住在同一个寝室差不多三、四天左右,后来就换另外一个寝室。为什么他走过来主动来成就我这个晚辈?因为在那三、四天当中,我提到我爷爷中风之后,我怎么去处理,处理完以后,爷爷的病情有很大的好转。你看这个长者才听我讲了五分钟的话,他已经念念想着找什么机会来帮助他。因为长者知道有孝心的孩子很好调教。所以我们在遇贵人的当中,都是自己的存心跟一言一行,都在为这些缘分一点一滴铺陈出来。

这个长辈卢叔叔,我跟他鞠完躬以后,隔天他就把我找过来,

在客厅里面跟我讲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的话。把他个人如何成就道德学问,以至於如何成就他的事业工作,这些智慧经验点点滴滴,可以说是全盘托出告诉我,只怕我吞不下去而已。真的,我们非亲非故,他为什么要这样尽心尽力?读书人以天下为家,而不是以自己的小家庭为家,卢叔叔对我的照顾跟他的儿子没什么两样。当这两个多小时聊完以后,我的内心很感动,当下只想做一个动作,那时候真的是全神贯注在当下的感恩心当中,我一下双膝就跪下去了。我感受到中国文化能承传几千年不坠,两股力量,孝道跟师道。因为这两股力量是不求学生孩子任何的回馈,无私的奉献。由於这一分无私就唤醒每个人的良知、每个人的德行。当我跪下去那一刹那,卢叔叔因为年轻的时候学过柔道,动作特别快,一把就把我抓起来,他说使不得。有学问的人都很谦虚,难怪坐我旁边这么久,我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。这个缘分接上了。我也是在澳洲才跟杨老师的缘分接上,这几年来这两位长者给我人生相当大的提携。